新闻资讯

人民日报:从酒钢集团的实践探索看 深化西部地方国企改革的现实选择

来源:人民日报 时间:2016-12-06 【字号:

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国有企业改革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中央深化国有企业改革“1+N”制度体系基本完成,明确了国有企业改革的方向目标、制度安排和路径举措。如何将顶层设计付诸实践,是各级国资监管部门和国有企业的现实课题。

当前国有企业改革发展面临的问题和挑战

酒钢集团是典型的传统国有企业,其矛盾问题很具代表性:

一是管理体制僵化。集团管控延续单一钢铁产业的主辅管理模式,对主业管理高度集权,对辅业管理放任自流,母子公司权责不清晰;公司治理层面,现代企业制度有形无神,董事会与经理层高度重叠、权责不清。

二是经营机制不活。长期受计划经济传统思维束缚,各级经营管理者官本位思想严重,企业内部三项制度改革滞后。子公司缺乏经营自主权和面向市场经营发展的主动性。

三是产业产品结构不合理。钢铁、电解铝、能源电力三大主业都处于产能过剩行列,产业链条短,创新能力不足,缺乏拳头产品,同质化竞争产品的成本费用又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四是国有资本运营效率低。主业集中度不高,钢铁、有色、电力能源三大主业资产占比不到70%,主业之外沉淀大量低效资产和股权。

五是党的建设弱化。党组织政治核心作用发挥不够,基层党组织建设薄弱。党员和干部队伍改革创新意识不强,主动担当、主动作为的责任意识、执行能力和团结带领职工攻坚克难的劲头不足。

酒钢集团全面深化改革的主要做法和成效

面对困境和挑战,甘肃省国资委与酒钢集团上下联动、协调配合,坚持问题导向,全面深化以体制机制改革为重点、以市场化改革为主线的国资国企改革。

一是完善法人治理结构,破解权力下放难题。甘肃省国资委出台《省属企业规范董事会建设实施方案》“1+17”制度体系,向建立规范董事会的企业下放了投资决策、资本运作、资产交易、经理层考核和薪酬分配等11项审批事项。酒钢集团出台方案,调整董事会机构设置,将规划、产权、法务、审计四大职能部门划归董事会直接管理,将财务、人力资源等职能部门划归经理层管理,从组织机构上实现了决策权与执行权的分离。

二是改革经营管理机制,破解权责不清难题。甘肃省国资委指导酒钢集团完成母子公司管理架构设计。酒钢集团重新界定集团总部与子公司的权责,改变过去由集团统管生产调度、物资采购和产品销售,主产业子公司只负责生产的运营管控模式,聚焦战略规划、产权管理、资产管理、预算管理、重要人事任免和风险防控六大职能。

三是深化三项制度改革,破解活力不足难题。甘肃省国资委将商业一类企业工资总额预算管理权和商业二类、公益类企业子企业工资总额预算管理权下放到公司董事会,将酒钢集团等企业作为市场化选聘经营管理者、职业经理人制度和企业薪酬分配差异化改革的试点。聚焦“员工能进能出”“收入能增能减”,取消传统的干部职级,建立以业绩导向为核心的薪酬分配机制。

四是创新科技研发模式,补齐产品结构短板。组建由酒钢集团公司、科研院所和科技人员共同持股的混合所有制科技公司,开展科研攻关、科技服务和科技成果转化。完成低品位“难选矿全粒级磁化焙烧”“粉矿悬浮磁化焙烧”和高炉经济配料试验等技术攻关,使生铁成本同比下降20%以上,集团新产品、差异化产品首次达到30%以上。出台《科技人员奖励办法》,甘肃省国资委将酒钢集团科技公司纳入甘肃省属企业员工持股改革试点企业。2015年,酒钢集团共确立科技专题项目286项和全员创新创效项目2637项,有38项获得各级科技成果奖励。

五是加快布局结构调整,补齐产业链条短板。实施“有保有压”经营策略,今年已完成去铁产能120万吨,去钢产能100万吨,对市场需求旺盛、高附加值的产品充分释放产能。加快粉矿悬浮磁化焙烧项目建设,将周边贫矿难选矿以及长期闲置的8000万吨尾矿变废为宝。对外实施“走出去”战略,收购俄铝牙买加氧化铝厂,控制铝土矿资源量8500万吨,可保障酒钢集团60%的氧化铝需求量。

六是坚持全面从严管党治党,加强组织保障。酒钢集团党委以“三严三实”专题教育、“两学一做”学习教育为载体,持续强化把党支部建在一线上、党小组建在生产线上,不断增强管理、技术、操作队伍的素质,充分发挥党组织的政治核心作用、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和广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

通过以上努力,企业经营局面持续好转,从今年3月份开始连续赢利,前三季度累计实现利润总额21.3亿元,同比增利70.5亿元。

深化改革是国企转型发展唯一出路

酒钢集团的实践探索充分证明,只有深化改革才是国企摆脱困境、转型发展的唯一出路。

解放思想是深化国企改革的首要前提。酒钢集团吃透中央和省一级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政策措施和部署要求,深入研究行业发展态势和企情厂情,把企业真实的经营状况、面临的严峻形势和改革的紧迫性向广大干部职工讲清楚,在思想解放中增强危机意识和改革意识,在企业上下形成愿改革、盼改革的氛围。

国资改革是深化国企改革的重要先导。目前,国资监管部门对国有企业管了一些不该管、管不了也管不好的事项,束缚了企业的活力。同时又存在该管却没管好的问题,表现为管理上的错位、缺位或不到位。酒钢集团出资人与企业上下联动、良好互动的做法值得其他国企借鉴。

市场化是深化国企改革的基本方向。国有企业发展需要突出市场主体作用。酒钢集团此前陷入经营困境,缘于其与市场严重脱轨,经营理念传统保守。酒钢集团正是通过改变以往的僵化管理,按照现代企业制度要求深化母子公司管理体制机制改革,才有效地调动了企业内生活力,实现企业提质增效和扭亏脱困。

统筹推进体制机制改革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深化国企改革的基本路径。正是在体制机制改革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双轮驱动下,酒钢集团打赢了生存保卫战和提质增效攻坚战。国资监管机构和国有企业既要以产权制度为主深化体制机制改革,又要以产业结构为主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两手都要硬。

加强党的领导是深化国企改革的重要保障。要把企业党组织内嵌到公司治理结构之中,做到组织落实、干部到位、职责明确、监督严格。各级国资监管部门和国有企业应认真学习贯彻全国国有企业党的建设工作会议精神,坚持把党的领导融入公司治理各环节,为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提供坚强的组织保证。

本文摘自:《人民日报》

相关信息: